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
【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

「老公,吃完饭我就去洗澡,我们今天早点睡好麽……」晚饭时,老婆闪着一双大眼无限娇羞的对我说

  同时,她的小脚攀上我的大腿,用脚掌轻轻地摩擦着我慢慢膨胀的欲望。
  老婆总是知道怎样快速挑起我的性欲,每次她发出这个信号的时候,我知道她已经在我们的夜宵里「加料」了。

  虽然之前给老婆口交时,我已经发现她的阴道里夹着别的男人的精液,但是出于对她的宠爱,以及怕她尴尬的情况出现,所以我从来没有向她挑明,一直装作不知道,她也一直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不知道我这样处理,是不是我内心深处的绿帽情节使然。但是好奇心每个人都有,到底是什麽样的男人才有资格把精液直接射进老婆的小穴,并且一直侵泡滋润着她的小穴。

  要知道从我俩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开始,我就一直戴着避孕套和老婆做爱。让我更想不透的是,老婆爲什麽敢在阴道里夹着别人的精液回来,还让我爲她口交,难道她不怕我发现她的出轨麽?可能也是我每次掩饰的很好,问她小穴爲什麽会那麽湿,她的答複都是说因爲我舔的好。而每次给舔她加了料的小穴,她都会特别的动情,高潮来得特别快特别猛,高潮的余韵久久才会消退。

  晚饭后,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脑子里却满是老婆雪白的胴体,乳房虽然只有B,娇嫩的乳尖却一直骄傲地挺立,纤纤细腰盈盈一握,惊人的弧线勾勒出令男人窒息的丰臀,虽然已经快三十岁,但是皮肤依然白皙嫩滑,岁月并没有在老婆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随着卫生间的淋浴声停止,就看到老婆光着被热水沖洗泛着淡淡嫩红的身体走出浴室,边用浴巾擦着俏丽的短发边对我说:「傻老公别发呆了,快去洗,我在床上等着你。」

  得到命令,我一跃下床沖进浴室以风的速度洗完澡,正待出门,看到髒衣篮里搭着老婆换下的白色蕾丝内裤,我无法控制马上拾起,把内裤裆部凑近口鼻,立刻感到一阵潮湿中带着淡淡腥臊的味道扑面袭来,不由自主的用嘴唇轻蹭,果然是一股男女体液混合的熟悉味道。不同的是,这次要比上次淡了些许。

  「老公,快出来啊,老婆都等不及了」老婆娇嗔的声音传进浴室。

  「来了,来了」,我赶紧放下内裤出了浴室,跳上床就吻向老婆红豔的小嘴,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湿透了……」说着,老婆就迫不及待地把我的头往她身下推去……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湿透了……」

  我把头埋进老婆的双腿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婆的味道总是那麽迷人,接着我就用舌头覆盖上了老婆的小穴。

  「啊……老公,好舒服,好老公,你好会舔老婆小穴啊」,我边卖力的舔着老婆的小穴,边抬眼看向老婆,只见老婆双眼半睁半闭,轻咬着下嘴唇,两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正在搓揉自己的乳尖,一会轻捏旋转,一会摩擦乳头,一副享受的表情。

  「啊……嗯……还是老公最会舔了,往下点……再往下点,嗯……对,就是那里,好舒服啊……」,在我对老婆的小穴和小菊花不断的口舌攻势下,老婆很快就达到了一次高潮。

  大床上,老婆半趴在我身上,头枕着我的肩膀,小舌头在我的乳头上打着圈圈,小手不老实的玩弄着我另一边的乳头,

  在老婆的舔弄下,我的鸡巴很快的充血,翘起的龟头一点点的蹭着老婆搭在我身上的小腿,

  我不禁爽的呻吟出声,「好爽啊老婆,你可真是个小妖精,舔的老公真舒服」
  老婆听到我的称赞,抬起高潮后泛着红晕的笑脸,喃喃的说,「坏老公,光舔你小乳头就把你美成这样,那老婆要是再舔你的大棒棒和小屁眼,你还不马上就射出来啊」

  「是啊,老婆,你就嘴上说说有本事,可每次都是我爲你服务,你从来都不给老公舔」,我不禁抱怨道。

  在和老婆的性生活中,都是我先给老婆口交,卖力服侍她的小穴和小菊花,让她先到高潮。接着她会刺激我的乳头,同时让我自己套弄阴茎,快射精时才带上避孕套插入她的小穴,总是抽插不了几分锺就射在避孕套里。

  我们曾经也讨论过这样的性生活方式。老婆说她喜欢这样,这样表示我非常爱她在乎她,因爲我愿意伺候她先到高潮,而不是自己贪图享受。而她高潮后有时会感觉疲倦想要睡觉,通常不会让我马上插入小穴,她会刺激我敏感的乳头进而控制我射精的速度。而大多时候,我都等不到插入小穴,就会被老婆刺激的射出精液。

  「傻老公,那样才证明你有多麽爱我,在乎我,尊重我啊。」

  我不解的问「老婆,你又这是什麽歪理邪说?」

  「去你的,不许瞎说,你才是歪理邪说,」老婆假装生气的轻轻打了我充血的龟头一下,「因爲老婆最爱的就是老公你的温柔,你总是尽力满足我的要求,把我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这样让老婆有一种很大的安全感,尤其是我们做爱时,老公从来不强迫我做那些特别下流的事情,你是那麽尊重我,爱护我,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好老婆,你就是我的公主,我怎麽舍得你做那些下流的事,」,我马上违心的向老婆表白。

  「就知道老公最爱我了,」老婆说着,小舌头快速在我的乳头上舔了几下,同时用手握紧了我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

  「一点都不像他们,就知道欺负我,总是喜欢逼我做那些下……下贱的事情……」

  正在享受老婆小手套弄阳具的当下,突然听到老婆说出那句话,他们?他们是谁?下贱?有多下贱?老婆和我调情时可从没说过那麽过火的髒话。绿帽情节和老婆的无心之语碰撞之下,大脑之中摩擦出了一丝异样的火花,直接导致老婆手中套弄的阳具剧烈的跳了两跳,几乎阳关失首精关大开。

  我立刻咬紧牙关,舌顶上膛,小腹用力,夹紧屁股,双腿绞缠,坚持了几十秒过后才堪堪忍过此劫。

  老婆感觉到了手中阳具的明显变化以及我的全身紧绷,意识到自己性奋之下说错了话,但马上联想到我的身体变化,知道我并没有反感她的无心之语,脸红心跳的用大腿夹住我,两腿之间的温热潮湿用力的摩擦上来。

  「他们?他们是谁啊小妖精?他们经常欺负你麽?告诉老公,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我忍过精关大开之际,不由自主的向老婆提出心中的疑问。

  老婆看我的语气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大感放心,小手又缠上了仍然勃起的阳具,在我耳边动情的呢喃,「好老公,哪有他们啊,我可没说现在,我说的是以前。再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又怎麽帮我讨回公道啊,傻老公」

  「哼哼,真会狡辩,还以爲我不知道?算了,好男不和女斗,不和你计较」
  我心里想着,继续提出我的疑问,

  「你说的他们是谁啊,是你以前的男朋友麽?」,我问着问题,还把被老婆攥着的阳具向上挺了几挺,表示出想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傻老公,早就和你说过,你可是我的初恋啊。他们?我才不要他们做我的男朋友呢。他们想对我做什麽就做什麽,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只求自己高兴自己爽,一点都不尊重我,我才不会喜欢那样的男人。」老婆气愤的说道

  我现在的大脑像我的龟头一样充血,根本无法指出老婆话里逻辑混乱的问题,马上跟着问出早已想好的问题,

  「那他们又是怎样欺负你的呢?逼你做了什麽下贱的事呢?」我忍不住一股脑问了出来。

  「坏老公,你问这些干什麽?我才不会告诉你呢」老婆的手突然用力,紧紧箍住我的龟头,飞快的上下套弄了四五下,差点又让我缴械投降。

  「好老婆,你就告诉我吧。你不告诉我,我怎麽知道该如何帮你讨回公道啊?」
  我咬着后槽牙,努力不让自己射出耻辱的精液。

  老婆的小脸嫩的要滴出水来,娇羞的红唇轻轻撅起,吐出我想听到回答,「告诉你可以,但老公你得保证,不许学他们,你要永远爱我尊重我」

  我大脑一片混乱,已经语无伦次,「好的老婆,我答应你,我保证不学他们,快告诉我吧……」

  「他……他们总……总是强迫我做一些……嗯……一些事情」

  「什麽事情?」

  「就是……就是让我觉得自己特别淫蕩,特别下……下贱的事情?」

  「比如呢,老婆?」

  「比如……比如,他们会让我舔他们的……嗯……他们的大鸡巴。」

  「大鸡巴?」老婆和我在一起时可从来没说过那麽淫蕩的词

  「老公,是他们逼我说的,不是我自愿的。」

  「好吧,还有呢?」

  「嗯,对了,他们经常不洗鸡巴就直接插进我的嘴里,好臭好臭的。还说我是贱货,婊子,让我用嘴把他们的鸡巴洗干净」

  「哦,妈的要射了,忍住,啊……还有呢?」

  「舔干净他们的鸡巴后,他们还逼我舔他们的髒屁眼。嗯……就像,就像老公舔我的屁眼一样。嘻嘻」

  「老公,偷偷的告诉你,你老婆的技术很不错呢,他们都特别喜欢我爲他们服务,有时忍不住还会直接射进我的嘴里呢」

  「不过,我警告你不準你和他们学,要不然老婆不和你爱爱了。」

  「老婆,你爆的料也太猛了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

  「哼,明明是你求我说的,现在又说这些?不理你了。」

  「是我错了,老婆你别生气,接着说接着说。」

  「老公,闭上眼,把嘴张开」想不出她要干什麽,我疑惑的看了老婆一眼,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突然一股液体流进我嘴里,香香的,我睁眼一看,原来老婆正在往我嘴里吐口水,不知她何时存了一大口口水在嘴里,刚才竟然只吐了一半,眼看着她将剩下半口吐进我嘴里,最后拉长的细丝连结着我俩的嘴,老婆把小嘴凑近,在我的嘴唇上把细丝蹭断,还调皮的亲了亲。

  「他们不仅强吻我,还把他们的舌头伸进你老婆的小嘴里搅动,又把我的舌头吸来吸去,弄得我都没法说话拒绝。更过分的是,他们还喜欢往我的嘴里吐口水,好多的口水,不仅不让我吐掉,还强迫我吞下他们的臭口水,比我刚才吐给你的还要多。老公,你说他们是不是对我太过分了……」

  在老婆的轻声诉说中,我的阳具不争气的剧烈颤动起来,几下之后,射出了我今天早该射出的一股浓精,打湿了老婆的手,也打湿了我的心…

                (2)

  刚刚给老婆舔出高潮,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妈的,弄了我一脸的淫水,一呼一吸间总能闻到淡淡的腥味。「这下总算该老子爽了吧。」我开始酝酿情绪
  「老婆,给我讲讲你的初恋吧,」

  我仰面躺在床上,老婆慵懒的半趴在我的身边,小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我左边的乳头,左手横挎在我胸前,手指轻轻地拨弄我右边的乳头。而我则套弄着醒了一半的阴茎。

  「傻老公,都和你说了,你才是我的初恋。」

  「那老婆给我讲讲你的初夜吧」我马上打蛇随棍上。

  「不要脸,大变态,这才是你真正想知道的吧」

  「呵呵,还是老婆最了解我」话说我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性生活方式。
  「老婆,你第一次是个什麽情况呢?」

  那年我十四岁,正在上初中。那天自习课,教导主任突袭检查,看看有没有不守纪律的同学会撞上这个老女人的枪口,好让她发泄积攒许久的怒气。

  突袭到我们班的时候,他正在桌下看小说,我马上推了他一下,提醒他注意。
  谁知道他马上把他的小说硬塞进我的书包里。

  「哼哼,他肯定还把其他东西塞进你的身体里吧?」我打趣老婆道

  「讨厌,再插嘴不给你讲了」

  「好的,好的……」

  「谁知道他塞进去后就忘了拿出来,我回家做功课时才发现他的书还在我书包里,就好奇的想看看是什麽书」

  「肯定不是什麽正经书」我又插嘴

  「真聪明,老公你猜对了,我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本黄色小说,里面都是赤裸裸的性描写,还有各种下流的髒话,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害羞脸红。」
  「书里都写的什麽啊?」

  「就想你平常上网偷偷看的小说一样,还有脸问我」

  「呵呵,被老婆发现了」

  「我还记得当时看的我脸红心跳,读着里面描写的做爱的情节,我也开始用手抚摸自己的身体,两腿夹紧,用力摩擦自己的笑小妹妹,竟然还给夹出水来,好舒服啊」

  「那是性高潮吧老婆」

  「可能吧,当时看了那本书,脑子里反複出现的都是书里面的性描写。女主人公就是我自己,而男主人公就是他,幻想他对我做着书里面描写的那些事情……」

  第二天我把书还给他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没敢看他的脸。他问我是不是已经看了那本书,我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之后,他有事没事就会找我聊天,开玩笑。而我的目光总是追逐着他的身影,他结实的屁股,还有他两腿间总是鼓囊囊的东西……

  有一天下课后,同学都回家了,教室里只剩下我自己在複习功课,他抱着篮球沖进了教室。

  「还没回家啊?」

  「嗯,还有些功课要做」

  他凑近,拉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我马上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着汗水的味道。
  刚想说什麽,谁知道他竟然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没等我拒绝,他的手就往我裙子里伸去。我马上把大腿死死的并上,按住了他伸进我裙子的手。

  他什麽也没说,只是用力抓住我的手,放在了他两腿间的凸起上。天啊,当时虽然是夏天,而且隔着篮球短裤,我还是能感觉到他散发的热力,我情不自禁的轻轻握住,连着呼吸也变粗,发育不久的14岁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腾地站了起来,把手从我的领口毫不犹豫的伸进了我的胸罩,没过一秒锺,他有力的手指就準确的找到我已经变硬的乳头,并轻轻地捏弄旋转起来。

  「啊」,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他弄得我好舒服,比我自己摸的还舒服。
  在他手指灵活的玩弄下,我全身酸软无力,靠在了他的身上,而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他的凸起。翘得那麽高,好像要钻出裤子来,那麽讨厌的对着我的脸我的鼻子,而且老公你知道麽,他的味道好浓啊,我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只好让自己的脸紧紧贴住他的下体,那种汗味和尿骚味混合的味道一股股的钻进我的鼻子,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感到下面滑腻腻的难受,内裤肯定湿透了。

  他还特别坏的一下下挺着下体往我的脸上蹭,好像对于他是件多麽享受的事情。我就报複的用鼻子去顶他的蘑菇头,还撅起小嘴,用柔软的嘴唇去摩擦。舒服的他直哼哼,老公,你说我棒麽?我可是第一次和男人的棒棒做那麽亲密的接触啊。

  过了一会他好像受不了了,放开我的乳头,猛地把短裤连同内裤退了下来,我吓得闭上了眼不敢看。他那热腾腾的大肉棒挣脱了内裤的束缚,一下子就弹了出来,啪的打在我的下巴上,里面分泌的髒东西蹭了我一脸,湿湿的粘到了嘴唇上,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好腥好臭啊老公,一点都不像书上说的那麽好吃。
  我刚想转头躲开,他马上抱住我的头,用力的往他的大肉棒上压去。老公,他的大鸡巴好热啊,还在我脸上一跳一跳的。要不是我睁眼看到它的样子那麽可怕那麽丑,我还觉得挺可爱的呢。

  他扶着我的头,坚硬的大鸡巴在我脸上乱捅乱插,我看那本书上说,他应该是想把鸡巴插进我嘴里,让我给他舔吧。老公你说是不是?

  老公,他这样强迫我给他舔鸡巴,就表示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不尊重我。而且他当时都有女朋友了。

  「老婆你知道他当时有女朋友了?」

  「全班都知道,他特别喜欢我们班上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特别轻浮,和好多男生都好过,不像我是个乖乖女,从来不和男生乱来。」

  「那老婆你给他舔鸡巴了麽?」

  「什麽鸡巴鸡巴的,别说那麽难听那麽下流的话。」

  「明明是老婆你先说的」我抱怨

  「那是他逼我说的,说我这样才够骚够贱,他喜欢我那样说」

  「那老婆你给他口交了麽?」

  「你猜呢傻老公?」

  还没等我回答,老婆接着说道:「当然给他舔了,他说被我逗弄的太硬,如果不给他舔鸡巴,会被憋坏的」

  「老婆,你应该憋着他,不给他舔」

  「坏老公,我那麽善良,怎麽能那麽做呢,嘻嘻」

  我看他憋的难受,而且乱捅乱插的把我的脸弄得好湿,没办法只好张开了小嘴打算让他插进来,可是老公,你别看他当时才14岁,他的大鸡巴比你现在都要粗多了。我用手扶住他的鸡巴,想要仔细的观察一下。就看到他的包皮无法完全包裹住他充血的龟头,一小半龟头已经探了出来,马眼中都是他分泌的液体,蹭在我脸上感觉滑滑的。

  我用小手用力的攥住他的大鸡巴,感受着手中的热力与重量,然后慢慢的往后撸,直到把他整个的大龟头全都露出他的包皮。

  老公,他的大龟头又红又肿,散发着又臭又骚的热气,好难闻啊,我一点都不喜欢。我想肯定因爲一整天捂在内裤里的原因。老公,你知道我是最爱干净的。
  所以我看他的大鸡巴那麽难闻那麽臭,我就有种想要把它舔干净的沖动。
  于是在他期待的目光下,我张开嘴,慢慢的伸出了小舌头,想要试探着舔一舔。谁知道他那麽着急,一挺腰,整个大龟头一下就塞进了我的小嘴。老公你看我的小嘴那麽小,怎麽能容纳他整个的大龟头。我就想用双手推开他,慢慢的给他舔。他真是个不管不顾的愣头青,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根本不像老公那麽爱护我。屁股用力一挺,半根大鸡巴插进了我嘴里。我不得不用力的张开嘴减少我的胀满感,谁知他竟然得寸进尺的把龟头顶进了我的嗓子眼,根本不管我有多难受,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他就只顾自己高兴,在老婆的小嘴里发泄他的性欲。

  「老婆,你的小嘴里插进那麽大的肉棒,肯定很不舒服吧?尤其是他的龟头还插进你的嗓子呢」

  「当然了老公,还是你对我最好。老公,你给我评评理,他说他女友从来没给他口交过,甚至从来都不摸他,但是一上来就让我给他舔大鸡巴,他说他喜欢的是他女友,从来不说喜欢我,只说喜欢我给他口交,你说他把我当成什麽人了?好在我没选他当男朋友。」

  「是啊,老婆的选择是明智的。」我口是心非的回答,「然后呢?」

  老婆幽怨的飞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他的大鸡巴龟头那麽粗鲁的插进我的嗓子眼,弄得我差点吐出来,一阵干呕,他却无动于衷,一下下的用龟头摩擦我的嗓子眼,还说我的小嘴好紧,好会给男人舔鸡巴,以后每天都让我给他舔。」
  也许是因爲我的小嘴太紧,他的大鸡巴在我嘴里挺动了十来下,就感觉他死死抱住我的头,大鸡巴在我嘴里一阵颤抖,一股热流全部沖进我的食道,害得我根本没尝出他的精液是什麽味道。

  「这麽快就射了?鸡巴是比我大些,看来也不怎麽样啊」

  「傻老公,还不是因爲你老婆的小嘴特别紧,而且舔的好。你别看他射的快,恢複的还快呢……」

  「难道还不止射了一次麽?」

  他在我嘴里射精以后,又让我把他的大鸡巴从上到下的舔了个遍,连睾丸都没放过。就在这时,楼下有人喊他一起回家,我们都吓了一跳,他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就把头探出窗子和楼下的人说话,我当时根本没心思听他们说些什麽,因爲我看到他那结实的屁股和大腿就在我眼前,因爲一直运动,他的屁股和大腿特别结实,肌肉很发达,我当时肯定是鬼迷心窍了,竟然把脸凑了过去,鼻子凑到他的屁股中间,深深的闻了进去。他感觉到了什麽,回头一看我正把脸贴在他的屁股之间做着深呼吸,可能是我的动作刺激了他,他竟然撅起屁股,把我的头按进了他的屁股里。

  我的头左右摇晃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手,但是鼻子正好顶住了他的臭屁眼,我又不由自主的闻了进去,老公,你知道麽,他的屁眼比他的鸡巴更臭更骚。你说我该怎麽办?是不是该像舔他的大鸡巴一样,帮他把屁眼也舔干净呢?老公你以前是不是也像他那麽不讲卫生啊?

  「老婆,那你帮他舔屁眼了没有啊?」我的阴茎又是一阵痉挛。

  「我当时正在犹豫要不要给他舔屁眼,就听他说,骚货,你好会舔,继续舔我的屁眼,不要停」

  「老公,他竟然叫我骚货,你说他有多过分。」

  「好老婆,你一点也不骚,他那是在胡说,接着呢?」

  原来我鼻子摩擦他的屁眼让他以爲是在舔他,我只好不得已的伸出小舌头扫过了他的臭屁眼,感觉那里的味道还不是那麽难以接受,就又用舌尖弄了点口水涂在上面,然后把整个舌头全贴了上去。可是他的屁股肌肉好紧,我只好用力扒开才能舔的更彻底更干净。本以爲我那麽卖力的爲他服务,他爽过后就会放我回家,谁知道他说,骚货好会舔,鸡巴又被你舔硬了

  他转过身一下把我按在了书桌上,我根本无法挣扎,他一只手按着我的背,一只手在我屁股上胡乱摸索,突然屁股一凉,马上就感觉一根灼热的粗大物体插入了我两腿间,跟着他整个人也贴了上来,趴在我背上在我耳朵边上说,骚货,我要操你了。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我的身体就被他的大鸡巴一下贯穿,紧接着屁股上就是一阵猛烈的撞击,我感觉身体被他充满近乎要被撕裂,他那麽粗鲁的操着我的屁股,课桌摩擦着地面发出一连串的噪音……

  「老婆,那他最后射在哪了?」

  「变态老公,你不关心我有没有被他弄伤,却只关心他射在哪,你说你安的什麽心?」

  「老婆别生气,我这麽问也是因爲爱妻心切啊」

  「哦?你说说怎麽爱妻心切了?说的不好看我怎麽惩罚你……」

  「老公是怕他忍不住,又没有避孕的意识,万一搞得你上学期间怀孕,那岂不是糟糕?」

  「哼,算你有良心,不过当时哪来得及想那麽多,他一股脑全射进我的身体里了。而且从那之后每次他都直接射进去,根本不管我会不会怀孕,我让他戴安全套他也不听,还说那样不舒服,真是气死我了……」

  「那老婆你和他做了几次呢?」我试探性的追问了一句,生怕又惹恼了这个姑奶奶。

  「也不知道当时他的性欲怎麽那麽旺盛,几乎每天都要发泄,他女朋友又不肯满足他,平常就会让我给他舔鸡巴然后射在我的嘴里,找到没人的机会,也不管我湿没湿,按住我就把大鸡巴操进来,而且每次都用后入式。老公,这个姿势让老婆觉得自己特别下贱,就好像……好像自己是一只母狗,撅着屁股任由公狗发泄」

  「那怎麽不换个姿势呢?」

  「还不是因爲他总说喜欢从后面操我,说这样特别刺激,而且这样不用面对面,他也不会感到对不起他女朋友」

  我真是无语了,「每次射进去难道就没有怀孕麽?难道是老婆你有问题?」
  「坏蛋老公,又胡说,不理你了,」老婆娇嗔着用手心搓弄着我的龟头,「有问题也是他的问题,你忘了我第一次怀孕的事了麽?」

  是啊,那麽重要的事我怎麽能忘,而且更重要的是老婆不清楚我已经知道她那次的怀孕,根本和我没关系……

                (3)

  既然老婆提到了她第一次怀孕,那就不能不介绍一下这个突发事件的背景。
  当时我们都是大四毕业生,但不是一个专业。老婆学的是关于布料纺织相关的专业,被安排到南方一个以生産丝绸爲主的城市去实习一个月,而我则到北方一个小城,实习时间也晚于她一个月。也就是说,她回学校时我刚刚出发。
  因此我们有两个月时间无法做爱,这就是我知道她的受孕不是我经手的原因了。

  当然,去坠胎时还是我陪着她,谁让我才是她唯一的男朋友呢!!

  看到有朋友留言,说男猪脚让人感觉起来有些懦弱。完全是因爲作者文笔实在有限,又是头一遭创作文章,对于码字实在无法做到游刃有余,只能是想到哪写到哪。就文章主题而言,是一篇绿文,因此作者无法同时刻画出男猪脚的多面性格以及恋爱婚姻外的性福生活。比如和客户,邻居,同事,同学,以及同学的18岁室友等等,实属无奈!

  我老婆,当时的女朋友因爲别的男人而怀孕,对我来说当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内心也曾反複激烈的斗争过纠结过,结果大家自然已经知道了,我们还是走进婚姻。对于我来说,结果既然已经无法改变,过程因此就变得尤爲重要,when?where?who?how?

  几个大大的问号一直困扰在脑海,看来想要了解整个事情的过程以及细节,还是要在服侍好我可爱的老婆后再慢慢的旁敲侧击,那时的她比较容易吐露真相……

  老婆和几个同学一起到了南方城市郊区的一个丝绸工厂,被分配到了设计室工作,负责一些布料图案的设计工作。

  办公室里有两个男生,都是工厂的设计师。两人既是同事也是室友,租住在附近一套两居室里。因爲老婆本身的性格使然,所以和自己的同学相处不是非常融洽,工作之余也就不怎麽和同学一起活动。相反,倒是和办公室里的两个男生走的比较近些。

  走得近是老婆的说法,她的解释是平常晚饭经常到他们的宿舍去解决,工作上的事情也经常找他们商量。

  两个人当时都是26,7岁的样子,个字矮的叫赵,东北人,留着短短的头发,身体健壮,尤其是双腿,老婆说他穿的裤子总是紧紧包裹着他两条粗壮的大腿,看上去非常有力量。而个子稍高的叫刘,是个南方人,比较单薄,戴着一副金丝表眼睛,看上去比较内向。

  虽然老婆长得不是非常漂亮,但是举手抬足间自然流露出一股娇媚的味道,胸部不大,但屁股的形状却非常引人注目。实习的时间正值夏天,人们穿着薄薄的衣衫,尤其是女孩,玲珑的曲线自然难掩。老婆说虽然没有隐瞒她已经有男朋友的情况,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两个人都对她産生了兴趣,争相的向她献媚。
  而老婆自然非常享受身边男人的殷勤,因此没过两天,三个人就比较熟络了。
  一转眼星期五,他们约老婆下班到他们的两居室去吃晚饭。虽然两人都对老婆有意思,但是姓赵的东北人性格相对外向,又爱将小伙,总说些荤笑话逗老婆开心,因此老婆自己也感觉和他更亲近些。吃过了晚饭,赵自告奋勇送老婆回宿舍,刘只好留在家里刷完收拾。

  他们租住的楼房没有灯,路道黑暗,赵走在前面带路,自然而然的回身就把老婆的小手牵在他的大手里。老婆想要挣开,但又怕摔倒,挣了一下没挣开就任由他牵着。老婆心想,牵手应该不算对不起男朋友吧。

  谁知赵一路上就没再松开老婆的小手,好像情场老手的样子,继续和老婆开着玩笑,成功转移了老婆的注意力。而老婆被他的大手牵着,竟也感到紧张心跳,好像刚刚恋爱的样子。不由自主的靠近赵的身体。

  到了老婆宿舍的楼下,两人竟然都有些依依不舍的情绪。老婆想到了我们刚刚恋爱的情景,大学里熄灯前,女生宿舍楼下都是这样一对一对的小情侣。而宿舍楼外树林里昏暗无光的地方,更多的恋人在难分难舍,唇齿间的交流声,衣服摩擦发出的簌簌声更是不绝于耳……

  老婆一看到了宿舍,松开他的手,道了声再见就进了楼道,谁知赵没有走,而是跟着进了楼道,从后面扳过老婆的身体,不由分说吻上了老婆的小嘴。而老婆毫无心理準备,就那麽轻易的被他撬开嘴唇,攻占了口腔内香喷喷的小舌头。
  老婆来不及反抗,就被他一只手搂着腰,一只手紧紧抱住后脑,粗大的肥舌充满了小嘴,赵时而舔弄老婆的上牙膛,时而咬住老婆的小香舌吸允,时而把自己的唾液渡到老婆的嘴里,时而把老婆的唾液舔回口内……两人的唇舌做着最亲密的交流,吻得老婆娇喘连连,楼道里这充斥着咂咂的亲吻声音……

  赵搂住老婆腰部的手也自然下滑,大手使劲的掐住了老婆的丰臀,用力的把老婆的身体往自己身上按,据老婆回忆,她能明显感觉到赵的性奋程度,因爲一根坚硬无比的东西正死死顶在老婆两腿间来回摩擦,老婆知道那是赵的大鸡巴在作怪。

  老婆没跟我说她当时是不是在想,要是赵的大鸡巴操进自己的身体会是什麽感觉。老婆只告诉我她当时很快就被赵挑逗的弄湿了内裤,但是脑海里还在想,只是接吻应该没有关系,只要不被赵的大鸡巴操进来,就不算对不起男朋友……
  而被性欲沖昏了头脑的赵显然并未满足,单手伸进老婆的裙子,就要褪去她的内裤,老婆阻止道「不要,太晚了,带队老师每天都会检查的,而且你已经吻我了,我不能再对不起我男朋友」

  「你看我都这样了,就行行好吧,」赵说着,拿着老婆的小手按在了他的裤裆上,

  「呵呵,那可不怨我」老婆说着,用手轻轻地握了一握,不待他回话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那你明天一早去找我吧,我带你出去转转……」赵期待的说。

  「那明天见吧」老婆终于抵抗住了赵的男性荷尔蒙,飞快的跑上了楼。
  第二天一早七点多,老婆就到了他俩的二居室,只看到刘睡眼惺忪的给她开门,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了条紧身的三角裤,裤裆鼓鼓的,老婆害羞的扫了一眼,心想「好像也不小,不知他和赵谁的更粗更大?」

  「这麽早啊」刘打着哈欠问

  「是啊,赵说今天要带我出去玩」老婆回答着,侧身进了门,「他还没起床麽?」

  「不知道,你自己进去找他吧,我要睡个回笼觉了」刘说着往自己的屋子走去,进门时还回头盯了老婆几秒锺

  老婆轻轻地敲了敲赵的房门,没人应声,就自己开门走了进去。只看到赵光着身体躺在床上,两条粗壮的大腿长满了汗毛,一条薄薄的被单只搭在了身体中间,裆部的被单被高高支撑起来,老婆马上联想到昨晚在楼道里就是被他的这个大东西摩擦双腿之间……

  「看来还没睡醒,戏弄戏弄他」老婆想着,就坐在了床沿,把脸探到赵的面前,轻轻地朝他脸上吹着气

  没想到赵突然睁开眼,原来他早就知道老婆进屋,老婆被他吓了一跳,身体往后躲去,没想到一只手一下按到赵搭起的帐篷上,只听赵「啊」的一声惨叫,看来是疼得厉害。

  老婆马上慌了神,赶紧扒开赵捂住裆部的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让我看看有没有事」

  谁知赵一点不客气,支起帐篷的内裤就往老婆脸上挺去,老婆躲闪不及,被他一下撞在小嘴上,「讨厌,怎麽往人家脸上顶啊,活该疼死你,谁让你从昨晚就不老实」

  「冤枉啊,你刚才压得我疼死了,快给我揉揉吧」说着赵就把老婆的小手放在了裤裆上。

  老婆想到刚才确实压到他了,就红着脸用小手轻轻地给他揉了起来。

  「别光揉啊,帮我看看有没有被你压坏,万一被你压得以后操不了逼,你可得负责」

  「讨厌,说的真难听,」老婆笑骂着把脸凑了上去,要帮他检查一下,「真臭,你平常都不洗小鸡鸡麽?」

  「都是因爲你,昨天不让我操,我只好回家自己打飞机,全都射内裤里了」
  赵说着就脱下了内裤,「不信你尝尝」

  「我怎麽知道精液是什麽味道」老婆握住赵的鸡巴,还是听话的伸出小舌头舔了上去……

  「老婆,你给他口交后,他操你了麽?」我追问。

  「是啊老公,他操的特别狠,他不但长得壮,就连鸡巴也特别粗」老婆腻腻的回答。

  「老婆,当时你可是有男朋友的啊」

  「谁让你当时不在我身边保护我,再说他也没要求当我男朋友,我还是你的哦」老婆淘气的回答

  「老婆,你们做完他都射在哪里呢?」

  「嗯,射精时他每次都不肯拔出去,还说喜欢射进老婆的小逼,所以我只好……」

  「我知道了,老婆你实习回来没隔多久就查出怀孕,是不是他的啊?」运用我的推理能力问出了这个问题。

  「讨厌老公,问人家那麽害羞的问题,嗯,我想想……好像是又好像不是……「老婆吞吞吐吐的回答

  「呃,老婆你这是什麽意思?」我一头雾水

  「因爲,因爲……老公,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老婆恳求我

  「好的,老公不生气」我还生气的起来麽?

  「因爲刘也射进来过……」

  「啊?什麽时候?」我的阴茎在老婆的手中暴涨

  「坏老公」老婆攥住我的阴茎套弄,「就是在我返校的前一天,他们一起操了我,所以老婆也不肯定孩子是谁的……」

  听到这话,我的推理能力也不起任何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