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女友的真相 (下)
女友的真相 (下)

其实小莉的确是骗了师兄,但师兄也要负上一定责任,例如,那人不是T仔,而是小莉的另一名同学,跟T仔有七分相似的峰仔,应该是师兄自己记错,因为那次到峰仔家烧烤,T仔是没有来的,为什幺我会知?因为我就是那四人中的一位。我一直暗恋卡卡,所以毕业后数年,一直和她保持联络,原来师兄也和卡卡一直有联繫。十年后,师兄透过卡卡约了我出来,原本他是藉着为工作找灵感而约我出来,但很快大家都知对方是老玩家,所以开心见诚地说出了他的目的,一想到当年小莉给我们操弄的相,他就不自觉的兴奋了。所以,我把所知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也因为这样,十多年后,我竟然完成当年的梦,卡卡给我和师兄一起操了,世事就是这幺的奇妙

小莉的一些往事,我也是跟她相处了一段时间才知,但为了连贯性,我决定跟时间的顺序写出来。大约和师兄一起了一年多,破处后的小莉,对性的需求慢慢变大,但碍于面子问题,固作淑女的她没有主动提出,而师兄因为最初几次的被拒绝,再也没有提出太多要求。而小莉其中两位密友对性是非常开放,经常一起讨论和男朋友的性经验,久而久之,小莉的需求只可偷偷幻想,直至一次意外。

那年暑假,师兄和三个兄弟一起做暑期工,是其中一名兄弟的表哥介绍,暑假尾声,表哥和他们一同到酒吧喝酒。那次,小莉也一同来了,我看过当天的相,小莉的衣着打扮,注定了当晚的命运,她需然不是穿得太性感,但在蓝色小背心内,那不合比例的奶罩,使她挤出了一条乳沟,再加上迷利牛仔裙,这清纯但带点小性感,更加令人慾火大增,再加上不错的颜值,相信当晚引来不小男人的注目礼。当晚有十二人,除了小莉、师兄和他三名兄弟,其余都是表哥的朋友,小莉事后才知道,当晚她和师兄一到,表哥和他的朋友们己决定了当晚的行程,当时师兄和他的兄弟们才18岁,不暗世事,席间只给激两句,就把烈酒当水喝,基本上,不到一小时,他们四个就完全烂醉。中段,师兄和他的兄弟,被表哥的其中一名朋友带了出去,原来他们因为太醉,想到外边走一走,到了一处公园,他们就躺下睡着了,小莉去完洗手间回来,看不到男朋友,忙说要出外找他们。

表哥:他们说要出外吃点东西,不用理他们,等一下就回来了,不用怕,小杰正和他们在一起(其实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为了故事连贯性,以下会乱编一个名字给他们)。

没有了男朋友,表哥们越玩越放,表哥也把手放在小莉的大腿内侧,手臂也有意无意间碰到小莉的胸,小莉这时也不懂反应,男朋友不在,胆小怕事的她又不敢反抗,于是借固要去洗手间,表哥这时也跟着来,因为女洗手间有人,小莉只好在外边等着,到表哥完事后从男厕走出来,她依然在等着,表哥把头贴到女厕门,然后用手指示意小莉听一下,内裏传来轻微的呻吟声,原来有人在大战中,于是表哥叫小莉跟着他,从后门走出酒吧,来到旁边的商厦,门并没有锁上,他们来到二楼比较小人的伤残人仕厕所,小莉完事后,从厕所走出来,正想离开之际,给表哥压到门上,然后强吻着小莉,小莉则开头避过,但表哥没有放弃,强吻着她的颈侧和耳朵,小莉给他吻得全身发软,一直抑压的慾望被挑动起来。突然,表哥拉一拉门柄,推开厕门,小莉向后一跌,表哥用手一扶,两人双双跌进了厕所内,门一关,表哥更加放肆,他的手伸入小背心,大力揉捏着小莉的胸部,小背心也给他退去一半,他向下吻着,大力吸吮着凹入的乳头,小莉己经没法对抗,只得轻抚他的后脑,鼓励着他进一步的行动,表哥把手伸入小莉的短裙内,发觉小穴己变成泽国,他把小内裤退下,想直接进入湿润的小泽国,但小莉突然回复理性,忙出手制止了表哥。


小莉:男朋友还在外边,我们不能这样。

表哥:但我己经一发不可收拾,我们快一点,他不知道的。

小莉:我不可以对不起她。

表哥:都己经这地步了,你也湿成这样,还有什幺对不对得起。

小莉:这是正常反应,只要没有做上了,我也不算对他不起。

表哥:只要不干上,就不算对他不起吗?

小莉:…是的。

表哥:这样吧,你给我含一下,把他吸出来,只要不干上,就不是对不起他,而且你也要负点责任吧,我这样怎幺出去。

小莉:不可以,我从未帮人吸出来,很呕心。

表哥:这样不成,那也不成,一是我强干你,一是你帮我打手枪吧。

小莉见他说得很兇,也不敢违背:只是打手枪吗?

表哥立即把裤除下,小莉为免出来太久,给人发现,于是立即跪下,帮表哥打起手枪,但因为比较小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打了10分钟,表哥也还未射出来,表哥只得自己来,在最后关头,把小莉的一双奶子射得一塌糊涂,正当小莉想清洁的时候。

表哥:不要用水洗,弄湿了衣服,很易让人发现,这样吧,大家喝得差不多了,该是时候回家,妳到了家才处理吧。

小莉:怎可以,这很呕心,其他人会看到的。

表哥:这幺夜了,街上没有人的了,我们直接打的回家吧。

表哥不埋小莉的反对,硬把她拉回酒吧内,表哥和他的朋友在小莉面前讨论刚才的事情,需然小背心遮盖了大部份的痕迹,但小莉的乳沟依然显露着白色的精迹,她羞得想找个洞埋了自己,买单后,表哥打给了小杰,知道他们烂泥的躺在公园,于是叫三名朋友送他们回家。

小莉:我要送男朋友回家。

表哥:你跟他住得哪幺远,小杰和他住同一区,让他送吧,你反而住在我附近,我送你回去吧,听话一点,你不记得现在满身精液,这样走来走去,不好吧。

表哥其中一位朋友小刚:你如何解释身上的精液?现在只有我们知道妳身上的秘密,由我们送妳回去最好,不要多说,立即回去吧,给其他人看到也不好,而且我也快忍不住,只要不干上,就可以任玩,对吧?

小莉向表哥说道:你们还想怎样?

表哥再没有理她,和两名朋友硬拉她上的士,然后回去他们住的小区。在的士内,因为四个人坐在一排,小莉坐在中间,表哥的手搭在小莉的膊上,他们一上车己经对她毛手毛脚,三十分钟车程,给人指插了三十分钟,小莉的慾火也给他们挑起来,当到了小莉的家,表哥和他的朋友也一同下了车,送小莉回家,来到家门前,小莉以为可以摆脱他们,但表哥和他的朋友硬把小莉拉到后楼梯,他们一手拉下小莉的小背心和短裙,表哥什幺也不说就从后插入,小莉来不及挣扎,就己经给表哥快速的抄插着,他的朋友小刚硬把小莉的头拉低,但小莉把头别向一边,小刚只得在她的脸上磨擦着,小莉见己经被插入了,而且整晚也给表哥们挑起了无数次慾火,于是放弃了反抗,选择了享受那抑压己久的性慾,她用手搓揉着小刚的肉棒,心裏想着是否试一下用口含着,试一下上次Carman说的「在口中的沖击」,但始终想把第一次口爆留给男朋友,于是没有进一步行动,只是用手继续搓弄着,表哥抄插得越来越快,小莉突然想到,表哥并没有戴上安全套。

小莉:停下,你没有用套套的,不要射在裹面。

表哥:哪射在你口中可以吗?

小莉:不行。

表哥继续加快推进:那我唯有内射你了。

小莉知道阻不了他:好吧,我帮你用口吧,停下吧,射进去就麻烦了。

表哥见奸计得呈,连忙拔出肉棒,送到小莉的口中,小刚见机会己到,连忙填上后座,继续表哥未完成的推进,表哥享受着和湿润的服务,待不了多久,小莉第一次在口中享受着那沖击,表哥按着小莉的头,肉棒插到最入,反正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就尽情享受着那侵犯,这反而满足了小莉的奴性,师兄一直以来对她太温柔了,是表哥让小莉知道她真正需要什幺,她是有轻微的被虐倾向,她告诉我,那种接近被强姦的感觉令她特别兴奋。表哥拔出来后,整技肉棒拌着精液和小莉的口水,表哥把肉捧在小莉的脸上涂上一层面膜,在表哥完事后,小刚也加快速度,最后和表哥一样射在小莉口内,然后在小莉的面上再加上一层面膜,她的整块面顿时湿润美白,在小莉以为可以鬆一口气的时候,一直没有参与的另一名朋友突然说道:「还有我呢?」一样的推进,一样的口活,但最后关头,他拔了出来,直接颜射小莉,最后才放回嘴内清洁,不同人有不同的享受,完事后,小莉第一时间跑回家裏清洗。在第一次问她这事情时,我们不继问她细节,因为实在太刺激,我们四个照着那天的案情再重现了一次,小莉那天的脸就像av情节一样。

那晚后,表哥的朋友们陆续享受过小莉,她是从那时开始打避孕针,差不多瞒着师兄一年多,但有一次,师兄送小莉回家时碰到其中三人,他们轻挑的向小莉和师兄吹口哨,并说道「明晚操死妳」,小莉立即拖着师兄的手跑回家,并对师兄说他们是邨内的黑社会,每次经过也很怕他们,自此,小莉就再没有找他们了。但挑起了的性慾始终需要解决,又想在师兄面前继续冰清玉洁,所以她之后和T仔及峰仔搅上了,我们和T仔需然同一班,但不是很熟,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内情,只知道小莉和师兄分手后,他们竟然真的走在一起。

至于峰仔,他经常一人在家,而小莉和家裏的关係不太好,所以经常瞒着师兄,到峰仔家过夜,事情发生在去澳门旅行前两个月,那晚也不是她第一次到峰仔家过夜,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发生事情。峰仔家有三间睡房,他爸妈是分房睡,各佔一间,剩下一间是峰仔的睡房,小莉第一次来的时候,峰仔曾提出自己到客厅睡,但小莉拒绝了,一来不好意思,二来她也怕一个人睡在这旧式村屋,所以他们安守本份的睡在同一张床。但自从没有再找表哥们,小莉的性慾越来越抑压,经常幻想和峰仔有一段激情,而突然多了个尤物在家的峰仔,加上年轻的血气方刚,慢慢都会想入非非。那晚,小莉只穿上一件内衣,胸部的位置需然有薄薄的胸垫,但奶型完全表露无遗,我看过那小内衣,跟本没有正常男人忍得了,小莉也承认,那晚是特意穿得那幺性感。平常的时候,峰仔会在睡了一段时间,才揽着小莉睡,而小莉为了报答他,一般也不理会,但随着越来越熟,这次峰仔在上床的一刻,己经揽着小莉,而下身的巨棒一直顶着小莉的小短裤,平常还可以装睡,但这次才刚躺下,小莉再也不能假装不知道。

小莉:你这样顶着我,我很难睡得到。

峰仔:不好意思,等一下他就会软下来。

小莉:就这样,他会自动软下来?

峰仔:其实应该不会,遇着你,他很难不硬。

小莉:我帮你用手套出来,你会舒服一点吗?

峰仔:应该会。

小莉:但你要应承我,我们不可以发生性行为,我不想对男朋友不起。

峰仔:可以。

小莉背着峰仔,向后摸着峰仔的肉棒,由慢慢搓弄到越来越快,峰仔的手开始伸入小莉的小内衣,温柔的搓着小莉的凹乳头,他见小莉没有反对,这应该不违反小莉「性行为」的準则,所以大起胆来,慢慢的吻着她的后背、颈侧、耳窝……,他的双手用不同的方法玩弄那圆软的胸部,小莉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得到鼓励的峰仔,用一只手把小莉的内衣脱下,另一只手继续向下发展,把她的小短裤也脱下来,然后向那密林寻去,在碰到湿润的豆豆时,他知道小莉在享受着,他万想不到这个内向怕丑的美女,竟然这幺容易就上手,他的手指不断打圈,小莉的身体也开始扭动着。

小莉:停一下。

峰仔心想,在这敏感关头竟然叫停,温柔地说:弄痛你了吗?

小莉:不是,反手地弄着很累。

她反过身来,在峰仔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正当峰仔想来个深层次的法式热吻,小莉避开了,然后把头慢慢的向下移动,正当峰仔以为可以享受着美女口交的时候,小莉只是扒在他的肉棒前,用手快速的上下套弄,另一只手温柔的按摩着睾丸,在弄了一会后,她向龟头蜻蜓点水式的亲了一下,嘴边还连着一丝龟头的分沁,温柔的和它说:快点出来吧,我的手很累了,乘乖吧!
她的温柔、天真和美丽大大刺激了从上而下看来的观众,峰仔再没有办法控制那射慾,在射出来的一刻,小莉用她的手、脸和身体挡着,没有一发精液弄到峰仔身上,反观小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她温柔的想到不去弄髒峰仔,全由自己去迎接亿万粒蝌蚪,峰仔就像大爷一样享受着。

满身精液的小莉看着峰仔:舒服一点了吗?可以陪我到厕所清洗吗?

因为洗手间在中间的屋旁,每次小莉也不敢独自一人出去,这次她全身赤裸,拿着衣物到厕所沖洗,其实,当她走出睡房的屋子时,外边是可以看到全身赤裸的她,但当时太晚,附近应该没有人,而且从这屋子跑到厕所才几秒的事情,就算给人看到,也只是几秒罢了。峰仔在门外看着她沖身,平常小莉需然害怕,但为了面子,也一定关门,但刚刚什幺也给峰仔看透了,所以也变得没有所谓。


我、峰仔、骨头和小肥是好兄弟,自从小莉上峰仔家睡的时候,我们经常讨论峰仔如何大军出征,去开发这块不毛的处女地,年轻当然血气方刚,天马行空,如何从后按着她大推特推、av事节等,应有尽有,但真的想不到就这样发生了。在峰仔得到小莉……的打手枪后一天,他己经向我们精细的汇报,在总参谋部的我们,只有听的份儿,我不知道骨头和小肥怎幺处理,我当晚就为平息这场动乱打了两次手枪,幻想着自己是主角,不竟和小莉一场相识,之前己经不只一次和她有一手,我指的是洗手间内的性幻想,自此之后,我们三个变成峰仔的军师,在得到最终胜利前,绝不放弃。

一个星期后,峰仔进行着我们精心安排的布局,他亲自煮了独光晚餐,在房内布置一返,小莉明显也是悉心打办,事情表面进行得如此完美,但现实又怎会这样简单。当小莉进入睡房,看到满地花瓣时,面色一沈。

小莉:停一停你的音乐,我有事情对你说。

峰仔:什幺事情?

小莉:先听我说,我们是不会在一起的,我爱我的男朋友,他喜欢我的清纯,我怕失去他,所以不会在他面前改变任何东西,但我对性有点……,不知怎幺说好,总之,我喜欢和你这样相处,但我爱的是他,我会把爱和性分开看,爱的只会是他,你明白吗?

峰仔:明白,可以继续之前那样吗?慨然你也说出来,我也把心裏的说出来吧。其实也不是真的要追你,只是想进一步罢了,这些东西其实是小肥他们弄的。

小莉:他们知道我们的事情?

峰仔:对不起,我们太好朋友了,瞒不过他们。

小莉:可以叫他们不要说出去吗?

峰仔:他们不会的,放心。

小莉:算罢了,你们男生就是这样,只要不说出去,我也不理你们说什幺。

峰仔:放心,他们其实对你也不错,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小莉:我知道,和你们相处也挺开心。好了,今天就谈到这裏吧,不要再搅这些东西了,我不喜欢太温柔的,你可以对我……粗暴点。

峰仔:其实今晚的目标是口爆你的。

小莉:依……这幺呕心,我才不会吞下这白色的……东西。但你要是迫我的话,我也没办法了,天亮前,我又不敢一个人下山。

峰仔听到这性暗示后,立即变成了一只饿狼,把小莉推到床上,然后扑了过去,他立即把小莉的衣服和内衣全部退掉,全身赤裸的峰仔在小莉的身上乱吻,小莉那柔弱的求饶「不好、不要」仿佛鼓励着施暴者,峰仔正当把肉棒硬插进去的时候,小莉则起身来。

小莉:不要插进去,我帮你用口吧,可以吗?

峰仔也不知她是真还是假,反正插进小莉的喉咙深处是这天的目标,军令如山,唯有照着目标做吧,他没有作出回应,只是把自己的肉棒直接放进小莉的口内,他没有邻香昔玉,横沖直撞,也不知插到小莉口内那一处,小莉不但没有反抗,只是在几下插得太深的时候,才作出一些不适的反应,峰仔完全没有温柔下来,不停疯叫着「插死你,射死你」,「鸣……」,他按着小莉的头,低鸣着,肉棒和睪丸的抽搐,反映大量精子正在游向前方的洞穴,龟头太近那洞穴了,那喉头赤裸无力的阻挡白液的流进,但太大量了,跟本阻不了,舌头向上的顶着,原意是抗拒那肉棒,为喉咙抱打不平,但这无力的软舌,反而像帮那肉棒按摩,鼓励他插入点、射多点,甚至有几下跟本就插进洞内,直接向喉头发射,年轻的精是多而劲,射了差不多一分钟,差点搅出人命,但总萛停下了,小莉嘴内剩下三份一的精量,张着嘴深深的呼吸着,她把嘴内的精液吞下,正式完成当晚的第一次。峰仔的性格比较安于现状,不会再作进一步,当晚的另外三次,竟然一无一样,没有进一步的攻击,结果给我们参谋部骂得狗血淋头。

峰仔的性格是推一步走一步,要是我们的话,第一天就要抵叠了,但他一个月后,才进展到「在小穴外磨至出精」,我以为只有大禹才三到家门而不入,峰仔完全可以封圣,他经常担心会气走小莉,要一步一步来,但其实小莉也等得不耐烦,在其中一次磨穴时,自己把小穴抬高点,让小峰棒滑进去,幸好峰仔也不是白癡,没有拔出来,继续滑动,才那幺的完成第一次。


至于我们,也和小莉开战,她经常取笑我们的战略,我们辩说,根本是峰仔的问题,要是换成我们,一早征服她,话题越说越到位,我们三个恨得心也痒起来,有意无意口头轻薄她,渐渐地,我们也直接向她行注目礼,有一次去唱歌,我们玩输了要脱衣服,但因为香港唱歌的房间有闭路电视,所以我们才点到即止,不过,我们四个知道,小莉应该不介意我们加入的,于是我们决定了去一次旅行,幸好其他女生来不了,才有之后的事情。

先从故事跳开来说,十年后,师兄才知这些真相,一致认为小莉当时是骗师兄,去旅行前,根本就想和我们睡,大家同意吗?

旅行之意不在游,而是淫乱的性满足。我们第一天到澳门,下午5:00己回酒店,大家也知校服p只是籍口,一尝水手服才是皇道,和小莉一同上学时,我敢打赌只要是男人,也对她打过手枪,我当然不只一次,大家可以Google一下「香港新法水手服」就会明白,蓝色水手服加上白色短裙,完美。


玩什幺游戏就不序了,总之大家输得脱清光,小莉竟然可以先把内衣脱掉,当剩下水手服和小短裙时,她选择了小短裙,她紧紧的夹实双腿,只显露出毛,更加性感诱人,我们平常听峰仔说得多,但这才是头一回亲身经历,所有人己经把肉棒高高扯起,在下一轮的时候,所有人出尽发宝,要小莉再输一盘,经过我们四对一,再加上超技术,胜负全无悬念,小莉假装不肯。

小肥:不脱也可以,给这轮的赢家,一左一右摸一下奶子,就当算数。

小莉:只可一下,要温柔点的。

所以我们就一哄而起,拿来相机,拍下给师兄看到的一张相。小肥和骨头一左一右,要小莉握着他们的肉棒,而且,小肥捉着小莉的手,上下搓揉着,他们也把手伸到小莉蓝色水手服内,她软绵绵的奶子给他们大摸特摸。

小莉:只是一下,你们也碰得太久吧。

小肥:一下就是一下,我们还未放手,依然是一下,让我看一下,你湿了没有。

小肥的手放开了小莉的手,但小莉没有把手收回,依然搓弄着他的肉棒,而小肥用按着右胸的手把小莉推低,当小莉躺下,她曲着的腿也放鬆了,小肥也不客气的把头埋到小莉的双腿下,把一片泽国给尝过乾净,泽国并没有因为小肥的奶弄而乾旱,反而越尝越多水。我见到有一只奶子空了出来,也不落后,连忙补上,先把她的水手服脱下,把舌头伸入小莉的嘴内,然后,一手摸着她的奶子。峰仔拿着相机,不断拍下无数的相片。突然,小莉「吖」了一声,原来小肥己经进入了,就这样打开这一晚的序幕,记得当晚至第二天的早上,我们每人做了三次。

第二天,我们来到珠海的一间渡假屋,我们根本没有出去,直至第三天离开,我们一直在做爱、吃东西、睡觉、然后再做爱,想起也挺疯狂,最初还怕小莉受不了一对四,但当知道表哥们的事件后,小莉曾试过大战八个大男人,那次她真的受不了,体能要三天才回复,所以她之后定下规则,最多只可对五个人,我们才知道四个人对她来说,简直小问题,也明白,她为什幺不要求师兄,因为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单独满足她。至于那几天,不知道小莉是如何交代给师兄,师兄也没有太大印象。

当时,旁边两间渡假屋也是住着外国男人,而我们也玩得挺大声,在我们出外吃东西时,他们向我们说「Good job man」和大讚小莉漂亮。晚饭后,我们直接在渡假屋的花园做,让旁边的外国人在二楼露台直接观赏,幸好当时的手机没有拍摄功能,不过,己经这幺夜,只要不打灯,就算拍了也看不清样子。我们走的一天,其中三名外国人出来送我们,并问小莉多少钱一晚,小肥告诉他们要$10000,并拉下小莉的小背心,让她的奶子露了出来,小莉忙把小背心拉上,并打了小肥一下,那外国人以为小莉真的是婊子,走过来塔着她的膊头,要她陪他们一晚,但小莉立即缩开,并不断说「No」,她的英语不太好,只听懂一半,小肥继续说道,她今晚要离开,陪不了他们,那外国人连忙说「真可惜呢!」事后才想到,如果小莉试过外国人,会不会不再找我们,不竟长度真的是不一样的。

回来后,我们继续找小莉,有时一起,有时单独找她,她和师兄分手后,曾经暂停找我们,不久,她就发展新恋情,和T仔走在一起,大约过了一年,正当我们以为没有机会的时候,她又突然找我和峰仔,因为骨头和小肥那时到了外国,他们再没有机会享受了,而我们和小莉其实也只是维持了几年,在她生第一个小朋友前,我们就停止再玩了。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写,但符合师兄时间点的,就只有这些,其他东西,将来有时间再写。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