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偶像  »  纪念和端庄友妻的浪漫情色
纪念和端庄友妻的浪漫情色



家馨,友妻,肤白高鼻,明眸绛唇,端庄冷豔,有点冰山美人的味道,在我们这帮她老公的朋友面前常常不苟言笑。
尽管我和她已经很熟了,可是她有时见了我连招呼都不打,搞得我很尴尬。
所以虽然她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因爲一是朋友的老婆,另外再加上她那恬淡如小龙女的性子,一直都不敢有什麽非分之想,存着一份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等后来终于亵玩过以后才发现,原来冰山下面隐藏着一座小火山。
呵呵。
至于我们是如何好上的,且听我一一道来。
其实我们在婚前就很熟了,我朋友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敬业而勤勉。
那时候正是创业阶段,有时候难免会冷落到她,于是我就经常扮演朋友替身陪她出去逛街,运动甚至看电影,只是那时候的我们很单纯,单身男女在一起,居然没有蔓延出一丝暧昧来。
可能还是朋友妻不可欺的传统封建思想作祟,呵呵。
不过我还是感觉得到她对我的好感,不只一次听到过她对我外形气质的肯定,而且每次陪她出去玩也都是她当着她老公(那时还是男朋友)的面主动钦点,而我只有受宠若惊的份。
现在想来,如果我那时就能勇敢一点沖破束缚,说不定当时就能把她给办了,而不用这麽多年后再行苟且,后来欢好的时候问过她这个问题,每次她都含糊其词不言可否,直说那时绝对不敢,此是后话。
只是后来我每次赞美她拥有一对优美的乳房的时,她感慨道当年的乳房如何更加完美,挺拔高耸,蓓蕾粉红,此时的我常常后悔当初没有早下杀手。
徒留遗憾。
婚后我们便不再接触,渐行渐远,如上所说,有时候我们见面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冷如陌路。
之后我也结婚生子,渐渐彼此也难得一见了。
转机是在我出国留学进修回来想自己创业,正好我们那个城市的高新开发区有一个留学生创业园,是留学生创业的孵化器,租金相当优惠且有税收补贴,只是每个单位面积太大,一个楼层。
于是我就极力怂恿朋友来这裏开个分公司。
朋友带着家馨来实地勘察,我和她终于又见了面,多年不见,她依然年轻,因爲一直在朋友公司裏任职副总。
多了份社会的曆练,也不会象以前那麽冷若冰霜了,见面时,礼貌的笑笑,多了份成熟和优雅,更添风韵。
朋友来实地看了以后,竟然一定要我给自己留的那块位置,不要剩下那一块,我正要委屈求全,家馨在旁柔声相劝,说是因爲我才有这麽便宜的租金,不可反客爲主,朋友听了也就不再吭声。
她的知书达理和善解人意顿时让我砰然心动。
几个月后,这种心动转化成了行动,契机是我和朋友的公司开在了一个楼层的两隔壁后,朋友和家馨也会经常来这边公司转转,我们又恢複了象婚前的那种热络交往,我时不时就会去她们公司和她们聊天打屁。
有时候也会家馨一个人来,我们两个在他们那宽大的办公室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天说起保持身材的话题,我说要多做运动,我就经常去健身房锻炼,这时候家馨做了个出乎我意料的动作,一向端庄得体的她居然过来捏了捏我的手臂,说到:让我摸摸看,有没有肌肉。
她这一捏不要紧,把我的邪心从此勾动了起来,因爲以前单独相处时,我们从来都是持之以礼,未逾雷池半步,嘴上戏昵调笑或许会有,却从未肌肤相触过。
或许她只是出于一片天真,我却觉得是接受到了某种信号。
之后的日子,我总是有意无意的邀请她一块去做运动,她嘴上说好啊,但是总是缺乏行动,也许是她还是害怕和我走得太近,也许是我的信号还不够明确,因爲我说的是,我们什麽时候一块去做运动,她可能猜那个「我们」到底是只有我和她呢,还是包括她老公。
也许是两种心态都有。
我不知道。
问题是我也不能说的太明确,因爲试探阶段,我只能含糊的说「我们」,如果她有意,她应该会理解成只有我和她。
如果无意,让她理解成我们三个人也不会尴尬,我也怕万一我自作多情她去朋友那边告状说我勾引她我就完了:)  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的行动更加明确了,有一天我居然接到了她打给我的电话,认识以来,她从未打电话找过我,那天居然主动打电话给我,着实让我兴奋不已。
她说公司新进了一套财务软件,公司裏没有人能够操作,想让我去给她们看看。
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路上自作多情的想着她一定是找借口打电话给我,其实是想见我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电话原来是她老公出差前叫她打的,说如果那个财务软件没人搞得定,可以叫我来看看。
不过幸好是我多情了,才让我生出了勾兑她的勇气。
那时候苹果刚出了ipad,我是第一时间叫美国的朋友给我寄过来的,国内那时候拿着ipad还比较稀奇。
而那个会说话的汤姆猫更是没多少人玩过。
我在车上想了一句对她暧昧表达的话,趁着红灯的时候录在汤姆猫裏面。
等到了她们公司,她们公司几个女孩子都一块围着电脑等着我,那天的我格外谈吐幽默,风趣撩人,一边教她们操作着软件一边眉飞色舞,显然,那天的我是迷人的,在她们公司女孩们的欢声媚眼中我也接受到了家馨的那份欣赏目光,电脑程序课完毕后。
我拿出ipad给女孩们炫耀道,我给你们看一只多情的猫啊,于是点出汤姆猫对着家馨,只听得汤姆猫说到,「小妹妹,长得不错吗,我好喜欢你,跟我回家吧」。
大家哄笑,起哄声中,我和家馨目光对接,暧昧顿生,一抹娇羞飞上了她的脸颊。
于是就有了之后她真正的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和家人在郊外农家乐休閑度假,接到了她的电话,说哪天有空陪她去买个ipad,其实那时ipad行货已经上市,苏甯电器都能买的到,何必要用我陪,这个电话裏我读到了她发出的信号。
这样,我们又可以象婚前那样单独外出了,只是现在的外出,应该不複那时候的单纯了,一定会生出些暧昧来的,或深或浅。
那正是我期待的。
只是那个电话过后,她便不再提起,也许,那个电话沖动过后,她又退缩了,而我却在遥遥无期的等着。
终于有天,我等不住了,我也不管她老公会不会在她旁边,我打电话给她,说,今天有空吗,我陪你去买ipad. 她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这是她的一小步,却是我们偷情事业的一大步。
那天她穿了件灰色的运动服,裏面配着白色的帽兜衫,青春犹若小姑娘一般。
我把车停在她们市区公司附近的一个银行边等她,她银行办完事出来,朝我的车飞奔过来,我理解代表着两种心情,一是雀跃,和一个喜欢的男人去暧昧的开始,一是忐忑,因爲就在公司附近,生怕被公司的人和老公看到。
坐上车,脸红扑扑的,问我道,去哪买。
我说去城西,去城西,一是因爲那边有相对集中的数码城,最主要还是因爲路途比较远,我可以和她有更多的相处时光。
那天的行程相当愉快,我们回忆了以前的美好单独相处时光,愉快的共进了午餐,最美妙的是,她跟我敲定了下一周一块去打网球。
并互留了qq,我们在偷情的道路上迈开了坚实的一步。
之后的过程和所有的良家少妇的出轨路线图一样,按部就班而有一波三折。
第一周,我们一块去打网球,之后她请我吃饭,期间聊起了各自的家庭生活,客气的夸奖着对方的另一半,顺便抱怨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半。
话题渐涉于私,渐近于情。
并约好了下周一块去爬山。
第二周约会前,我们都很兴奋,经常早上睡不着,然后上q 给对方留言,说对过两天爬上的规划,这两天的心情,她还跟我抱怨了她和朋友又发生的习惯性吵架以及她的无奈和失望,我安慰道,放下不开心,我们去走近大自然吧。
我已经安排了一个绝佳的爬山地,一定会让你忘记俗念和烦恼的。
我的一个朋友在郊外拥有一套山地公寓,地处群山中,满目苍翠,空气清新,我很有心计的设计了去那裏爬山,因爲我问朋友借了房间,爬完山,我们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去房间休息。
之后,就可以看情况发展了,你懂得:)  终于等来了那个爬山日,那天的我们一身休閑装,她戴了副宽边太阳镜,颇有明星範。
路上不时有人注视我们,我很得意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女伴(尽管她是别人的妻子),此刻她是我的女伴。
爬山的过程轻松而愉快,亲近大自然是令人愉悦的事情,更愉悦的事情是还有一个心仪的异性相伴,这一路,我们有说有笑,我现在还记得我跟她开的一个玩笑,我问她,你知道杜甫的「会当淩绝顶,一览衆山小」是什麽意思吗,她说了正解,我说no,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终于拥有了一个波霸的女朋友,从此别无他求,因爲再看别人的波都是如此之小。
她笑得很是灿烂,花枝乱颤,尤其是胸前的两个小兔子,上下翻飞,那一刻,我很想能搂她入怀,可不敢,之后,我就是不断的挣扎在要不要现在就搂她,怎麽搂,她拒绝我怎麽办的哲学难题中。
到了山顶,有一个观景平台,她在看风景,我站在她身后,正要伸手,她好像预感到了什麽,走到另一头继续欣赏风景,我再过去站她身后,终于还是没敢。
接着,下山,我带她去了我朋友的房间,进了房间,我们还是一前一后站着,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麽,空气中散发着她身上的香水味,暗香浮动,也骚动了我的荷尔蒙,终于我伸出了我的魔爪,搂住她的一刻,她说:「XXX ,不可以,我们是有家庭的」我没管,把她扳过来,去寻找着她的烈焰红唇,我把舌头渡了进去,把她的丁香勾过来,然后死死的把她的丁香吸在我的口腔中,允吸着她甘甜的舌汁,等我放开她的嘴唇去亲她的脖子,她开始推我,一边说:「不可以,我们这样不可以,我是你朋友的妻子」我没管,把她推到床上,沿脖子,耳后,锁骨,在她的抗议声中一路湿吻,最后来到了那片白色的高地,她的乳房是我见过的女性乳房中最漂亮的,白皙,饱满,点缀着大小适中的蓓蕾,结婚多年,蓓蕾已经由粉红变成了暗红,但依然迷人,我一口咬住她,忘情的吸吮着,乳头在我口中傲然挺立,坚韧不拔。
我的一只手也爬上了另一个高地,感受着柔软,坚韧和弹性,无以伦比的手感。
她呻吟中抗议,半推。
我依然故我,当我的手沿腹部而下,打算去侵袭低谷时,她终于坚决起来:「不可以,你疯了,停下,我要报警了,你再不停,我真的要报警了,告你强奸我,我说到做到」在感受到她的坚决抵制后,我停了下来,我一向不喜欢对女孩子用强。
停了后,我两默然站立,气氛有点尴尬,我说让我抱一下,她说不行,我说,就抱抱,不干吗,然后就坚决的抱着她,她笑道:「你怎麽象我儿子,那麽赖」过一回,她说:「问你个问题,你跟你老婆多久做一次」我说,现在很少做,一个月也做不了几回,她说她也是,朋友有时候一个月都不碰她。
于是,我们继续,我又按照刚才的流程走了一遍,亲到乳房时,她又叫:「不行,朋友妻不可欺,你停下」于是我又停下。
这次没再继续,我们就搂着聊了些私密话题,很私密的那种,她说如果早两年如果我勾引她,她有可能还会就範,因爲那时候跟朋友闹离婚,感情冷到不行。
半年也没做一次,她也有那种需要。
现在的话,不行,因爲现在和朋友关系还可以,只是偶尔吵架,已经比以前好太多,她不能对不起他,毕竟是他在外面爲家裏奋斗拼搏,才有她和儿子这麽好的生活条件。
那我说我们以后就只搂搂抱抱,不往下发展,好吗。
她说你忍得住吗。
我想了想说:「忍不住」。
她道:「所以,我们下次不能再见面了」我问:「如果刚才我继续,你会告我强奸吗。
」她笑着回答:「会,你试试看。
」回去后,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再约我了,我一直短信或qq上跟她敲约会时间,她都拒绝,我以爲我们就这样了,惊鸿一瞥的约会,然后消失无声。
一天,早上,突然接到她的电话,问我有空吗,陪她去吃饭。
哪还有没空的道理,我马上推延了所有的事情赴约。
她刚刚剪了头发,清新而优雅。
吃饭的时候,我们又恢複了以前的持之以礼,好像上个礼拜我们根本没亲热过。
吃完饭,我说,我们去看电影吧。
电影院裏人很少,后面几乎没人,我们坐在那儿,黑暗中,闻到她的体香和香水的混合味,我又心猿意马了,我伸手把她搂过来,接吻,她也回应,再没一点抗拒,过一回,她在我耳边呢喃道:「我们坐到后边去,这儿会被别人看到」。
于是,我们走到后面,不再看电影,全心全意的亲热,我们湿吻,舌头交错,我亲吻她的脖子和耳后,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洞裏,她呻吟道:「xxx ,我受不了了」于是我把她的胸前衣服打开,撩开小可爱,噙住了那对让我心驰神往的小白兔,会当淩绝顶,一览衆山小,我迷失在欲望的巅峰,再不管什麽场合伦理,手径直往下,就打算解她的裤子。
她按住了我的手,说:「不行,我大姨妈来了,下次」。
之后,便是我等她说的那个下次了,可是,她又恢複了以前的说辞,我们不能这样,不可以继续,我们有家庭,这样会对不起他们,我们还是结束吧诸如此类的话。
我呢苦口婆心的相劝,只要我们开心,爲什麽要去管别人的想法呢,而且,只要我们做的隐秘,也不会伤害任何人。
总之,她退退进进,总是敲定不了那个「下次」。
我又要再次放弃时,一天上q ,接到她的信息:明天陪我去烧香。
欣喜若狂,我知道,明天,一定是我们新的开始了,我要拥有她,不管任何伦理道德,我爱她,被那种赤裸裸的荷尔蒙驱使的原始而简单的爱。
明天,将会是我们新的开篇。
(二)这麽多年,一直没更新,一是没时间,二是的确怕被熟人发现端倪。
跟家馨早就不再瓜葛,近几年生意难做,也有些閑工夫了,想着是要把以前的纪念文章续下去,趁着还记得住一些细节。
话回上节家馨约我第二天去烧香,我早早的等在我们约定的加油站裏面的一内马路上,满心期待着,终于看到了她的身影出现,她跳下出租车,轻快的跑过来,拉开车门坐在我边上,脸上写是兴奋和一点害羞。
说到:“我们不去烧香了。
”“那去哪”我明知故问。
”随便你”她娇羞而又大义凛然。
“那我们还是去上次的地方爬山吧”我说。
她点点头,默许。
一脚油门,车子像个毛躁的年轻人一头沖了出去。
我们两个坐在车上,很少说话,想着一会要发生的事,兴奋,忐忑,紧张。
她从包裏拿出一张法语CD,听着优雅而浪漫的法语歌曲,我们两心潮澎湃。
终于来到了目的的,那间山地公寓,我们直奔房间,一进房间,我们两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湿舌相接,手也不閑着,我把她的衣服拉起来,揉捏着她爆满而柔软的乳房。
既而饑渴的吮吸着她的两个乳头,肆意舔拨着这两颗相思红豆。
她也很兴奋,把我的衣服拉起来,跟她肌肤相贴。
天还有点冷,两具火热的肉体互相灼烧着对方,我在她耳边轻哼:“家馨,我想跟你做爱”   “嗯哼”她已语不成句。
只有喘气和呻吟。
我把她拖到床边,双双跌落。
身体依然纠缠,我手忙脚乱的把她的上衣脱了,也匆匆脱掉自己的上衣。
重新用嘴探寻身下的那堆白肉,从乳房,到她那道剖腹産刀疤,慢慢朝下,顺手退下她的裤子到膝盖处,嘴顺势往下走亲上了她那神秘的桃花源,她的阴毛在她的白皙皮肤的映衬下,黑亮卷曲,甚是诱人,当我用舌头划开她的汪洋阴唇,她的身体兴奋的瑟瑟发抖,哼哼连连,我舌头拨弄她阴蒂,她欢快的大叫起来,迫不及待地把我拉上她的身体,我迅速的退掉我两的裤子,我的阴茎弹射而出,轻轻拨开她的双腿,我的龟头轻易划进了这片沼泽黑森林,终于进入了她的身体,我卖力驰骋着,她的水太多,每次抽插都是爱液的气泡声,我问她:“我们在干吗?”她继续无意识的哼哼。
我说:”我们在钆姘头”她大羞:“不许说” 我们继续努力耕耘着,不再说话,空气裏弥漫着淫糜的气息和她尴尬的爱液泛滥带起的啧啧声,因爲爱液实在太多没有了抽插的紧实感,她把我推开,起来找出卫生纸微分双腿,用纸把她的淫液吸干,一个端庄淑女在别的男人面前用纸擦自己的阴户,一派淫糜画意。
家馨把我推到床上,翻身骑上我的身体,把阴道坐进了我的肉枪。
依然有气泡声。
但是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阴道壁,不像刚才滑滑地只能感受润滑,不一会,我就怒射在她的迷人仙洞裏。
休息片刻,我两再战,换着体位,躺着从后面进入,她轻擡上腿,像只温顺的小母狗,让我能深刺入她的穴底,我又射了一次。
接下来我们躺着说话,我说我们出去吃点饭吧,她说不用,她带了点面包,我们就顺便垫点东西不要浪费这大好春光。
我们简单的吃了点。
无心饮食。
吃完又操了一次。
操完我们精疲力尽,继续躺着聊天,讨论印证着我们之前的暧昧猜想,不知不觉已经下午两三点,我们该回去了不知谁说到,于是我们接吻,肉体相互挤压着,小弟又不经诱惑的硬了起来,天哪,我是不是疯了,难道我们要做四次,我问自己,她默默地跪起,将她的臀部对着我,阴部泊泊流水,我再无犹豫,抱着她的屁股往前一挺,四次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屁股白皙而丰满,靠近腰部有两个酒窝一样的旋,我抱着她努力沖刺,问她:“舒服吗”她叫唤到:“嗯,我会想你的,怎麽办,我会离不开你”我心花怒放,加紧抽插,次将精液洒进了我朋友老婆的阴道裏。
四次,我人生的巅峰以后再无如此战绩。
若干年后我老婆也出轨,第一次偷情,也是做了四次。
饮食男女,躲不过偷情的快感刺激,淫蕩,情色,快感巅峰,没有尝试过偷情人生是不完美的,所以,我原谅我老婆。
也希望我朋友永远都不知道她老婆曾经的背叛。
快感之后,留下了无尽的内疚,但是不后悔,因爲太舒服了,人生至乐。